2020年11月7日

我沒有太多話要說,但最重要的是我想表達對大家的感謝。這是由衷的感謝,經過深思熟慮的。有時候你們可能找不到我,而我又很健忘、散漫,看起來好像我根本沒有參與,但我想說,其實並不是這樣的。你們都如此具有虔敬心,花了那麼多的心思,動了那麼多腦筋,作出了那麼多美好的祝福,還付出了那麼多的努力。對於這一切,我非常感謝和欣賞。我也很隨喜。付出這麼多時間、精力和資源是一回事,但很多時候無論我們想取得一些什麼成就,結果都沒有獲得真正的成就,因為太難做到了。即使我們取得了一些成就,也往往只是局部的成就。這樣說可能很傲慢,就像川普一樣,但我覺得我們已經取得了很大的成就,這要歸功於我們的捐贈者的慷慨,也要歸功於所有在大半夜努力工作的人。我對此感到非常、非常高興。

在這次疫情期間,我一直在讀佛經,這些佛經都是那麼具有啓發性。在佛經中,當然還有釋論中,有很多提到藏文中所說的pempa和dewa,pempa和denpa ,我不知道這些詞在梵文怎麼說。藏文的Pempa(ཕན་པ་ phan pa)意思是有益的,能利益別人的行為,能給你帶來快樂的行為。Dewa(བདེ་བ་ bde ba)是一種快樂、平衡的狀態。Denpa(བདེན་པ bden pa)是真實、正宗的東西。 這兩個字pempa和dewa是有區別的,是不是很有意思?這些佛經是如此前衛,如此進步,真的很不可思議。它們把這兩個概念區分開來:對我們有益的東西和讓我們快樂的東西。另外,有些佛經講到有些東西是既有益又真實的。佛經上說有些東西可以是有益的,但不一定是真實的;同樣,有些東西可以是有益的,但不一定能帶來快樂。 

我們都想擁有一些利益自己的東西。我們都喜歡這麼想:我們擔心的是什麼是有益的,什麼是無益的。但我認為,我們大抵都是在追求讓我們快樂的東西。這是我們想要的,但其實我們需要的是真理。我們想要快樂,但我們需要了知、實現真理。同樣的,我們想要快樂,但重要的是,我們也要追求有益的東西,不僅僅是對自己有益,而是對大家都有益。為了達到這個目的,我們有這麼多的方式、方法和措施。 

我現在已經快60歲了,在這60年的人間生活中,由於我的惰性和散亂的心,我經常運用智識和透過分析來思考。我研究了一些系統、方法、途徑,它們都令人印象深刻。它們讓我著迷,讓我明白了很多事情。科學、科技、政治制度、哲學、不同的背景和語言。但沒錯,你可以說我已經被佛教徹底洗腦了。我謹記著佛陀的忠告,就是凡事不要只看表面,尤其是佛陀的教法。經過這麼長的時間和思考,就是佛陀的教言,沒有別的了。這是唯一的方法。我聽起來像一個佛教耶和華見證人——但佛法是唯一能利益我們自己和他人的東西。佛法是唯一能讓我們更接近真理的東西。所以,無論如何,佛法是快樂的唯一來源。 

能和大家一起保存、弘揚、維護佛法,我真的非常高興。我們已經做得相當好,超出了我們的想象和夢想。當然,我們都是人,所以當事情進行順利的時候,我們希望做得更多,我們會更貪心。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的目的和目標不僅僅是做慈善,而是要做有益的事情,這實際上是快樂的唯一來源。我們應該貪心,應該更有遠見。我們不應該有貧窮的心態——如果有人供養幾十億,我們應該隨時接受,並對這些款項作出規劃。 

我們一直在支持和幫助傳統的,我們所說的佛法源頭地區的人們——緬甸人、泰國人、藏人等等。我們將繼續探討如何維護他們的傳統。我們一直在翻譯佛陀的教言。我們做了教師培訓和領導能力培訓,我覺得我們應該多做一些這方面的工作。我們一直都有參與如何培養我們的孩子的工作,辦兒童學校。我們真的需要在這方面下功夫,我一直在和捐助者談這方面的事情。基金會有很多活動,我們可以考核這些活動,提供一張照片,比如寺院、教師培訓、翻譯等。但是兒童工作,我是新手,我不知道怎麼做。我只知道,我們必須要做。我們已經開始得很晚了。我們必須閉上一隻眼睛,跳進這個計畫。這是很重要的。我們會大力推行這個計畫。 

還有一件事我也覺得非常重要:現代化和佛教。當然,現代化只是一個名詞,它其實只是所有和合事物都是無常的另一種說法。這需要實修。有趣的是,我們有些喇嘛一邊說所有和合事物都是無常的,但所做的每一件事卻好像我們對這概念一無所知。我們似乎想回到以前做事的方法。當然,我們不希望改變核心教法,那樣就失去了所有意義。但教的方式、教的方法、教的對象,這些是欽哲基金會可以做的。我們需要探討如何結合現代元素。《觸地》計劃很令人鼓舞,我特意只要求年輕一代主導這個項目。這是非常令人鼓舞的。 

我也有關於現代閉關的一些想法。每當我們談到閉關的時候,很多人都會想到山和洞穴,一些靜僻的地方。但其實不一定是這樣的,閉關可以是在紐約的頂層公寓里,也可以是在(日本東京)銀座的街道上。我在想應該由誰來教,誰來提供指導。不一定是像我這樣的人,一個已經被標籤為宗教人士的人。我們其實不是在說選擇一位上師或心靈導師,而是在說善知識(梵文kalayanamitra),一個心靈朋友或伴侶。一個商人、建築師、醫生、律師,他們都可以談論無二、正念。我想我們可以在未來的一年里集思廣益。你們可以給我提一些意見。 

除此之外,回到剛才所說的,我真的非常感謝大家付出了這麼多努力。這有點像日本黑道(yakuza)一樣,一旦你進來了,就沒有辦法出去了。當然,你可以改變自己的崗位,也可以因為家庭或健康原因離開,但你的貢獻和你的建議——這是你需要記住的。謝謝你們!

— 宗薩欽哲仁波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