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哲通訊

2022年12月

 

感恩與祝福

 

 

 

事實上,欽哲基金會能夠於此世間盡力地去護持與弘揚佛法,完全歸功於我們的護持者與志願者們的崇高精神。

——宗薩欽哲仁波切  

在2023年即將來臨之際,欽哲基金會全體工作人員在此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身心安寧,富足健康!在這充滿不確定性的時期里,特別感恩我們的捐贈者與志願者們,感謝大家給予基金會堅定不移的支持和無私的奉獻,我們也特別為您獻上代表吉祥長壽的白度母畫像以略表我們的感激之情。此幅白度母畫像由我們的藝術家朋友Emily Avery Crow慷慨贈予,畫作的背面印有仁波切所撰《度母頌》。該原版畫像在一個月前在北印度宗薩欽哲確吉羅卓佛學院圓滿結束的《成就法總集》壇城上敬奉,意義非凡。點擊下載簡體中文繁體中文英文印地語尼泊爾文葡萄牙語西班牙語藏文的度母卡片。

對許多人來說2021至2022年的財務狀況都極不容易,基金會所收到的捐款總金額與往年同期相比也有所下降,不過令人鼓舞的是,捐款者的人數卻上升了17%。我們相信,無論金額的多寡,每一筆給予欽哲基金會的捐贈都將有所作為。特別要感恩所有一次性捐款者 、定期定額的捐款者以及「文殊善施」護持者們,以及真心祝福我們的每一位。感謝你們,即使在面對諸多不確定性時,仍然跟進、支持我們的工作。

烏克蘭哈爾科夫的春天,照片由烏克蘭捐款者陽光提供

陽光是一位來自烏克蘭的捐款者,目前她以難民身份居住在德國。今年夏末,她發來一條訊息,告知我們她原有的烏克蘭銀行賬戶無法繼續使用,但她仍希望能找到其他的方法來繼續每月定額捐款。她這樣寫道:

我是在香港遇到了我的第一位佛法老師。在移居台灣之後,我就讀於佛光大學學習佛學。與許多其他佛教徒一樣,我一直遵循著宗薩欽哲仁波切的教法。

2019年畢業後,我回到老家烏克蘭哈爾科夫。從那時起,我積極參加宗薩欽哲仁波切所有的線上開示,以及任何與仁波切有關的團體修持活動。同時,我也是「八萬四千·佛典傳譯」所譯經文的熱心讀者。

之後,戰爭在烏克蘭爆發。儘管生命沒有受到威脅,但我現在是一名烏克蘭難民,我的未來充滿了不確定性。

我衷心感謝欽哲基金會為弘揚佛陀教義所做的努力,就個人而言,我從中受益匪淺。捐款給欽哲基金會讓我很開心,這樣使我感覺好像與仁波切和基金會的聯接更近一些。

十幾年前,欽哲基金會發起了「對等捐贈計劃 」。當時,一群現在被稱為「文殊善施」的護持者們發願找到一種能產生更大影響力的方法。於是,這群護持者們承諾每年贈予基金會較大金額的善款,這些善款不但為每一份定期定額的捐款提供對等金額的捐助,使得所有定期定額捐款者所產生的影響得到倍增。同時,也成為基金會穩定的資金來源,保證我們能夠有足夠的資金投入到像是在高等學府捐贈佛學永久教席以及投資於佛教兒童教育(包括開設佛教小學等)此類更大規模的優先計劃。近期一位來自瑞士的捐贈者加入了「文殊善施」護持者行列。他與我們分享道:

我曾與非盈利組織Helvetas在瑞士進行合作。上世紀70、80年代,我有機會在不丹中部為不丹王國政府工作。在那裡,我特別幸運地遇見了怙主頂果欽哲仁波切。1999年與2000年期間,我在法國多爾多涅參加了宗薩欽哲仁波切的教學。多年來,我一直是欽哲基金會的定期定額捐助者。現在得知「文殊善施」護持者計劃後,我很高興地希望加入該行列,我會以每年捐贈2萬美金,為期5年的形式參與此計劃。在此之後,到2027年,我將已78歲,身處諸行無常的輪回世界中,假設我那時仍然活著,到時看看還能做些什麼。

願欽哲基金會為造福人類參與的所有工作,幫助大家從這個可怕的「末法時期」中獲得解脫,及減少一些對輪回的執著。

 

讓我們祈願世界早日祥和、和平與繁榮;祈願即使在這個動蕩的年代,佛法依然興盛與閃耀。

——宗薩欽哲仁波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