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哲聚焦

2022年1月

印度特刊:讓佛教返本歸源

(上篇)

 

「欽哲聚焦」2022年新年特刊將帶大家去印度, 瞭解欽哲基金會在印度所護持的兩個主要佛法中心 ——「鹿野學苑」(Deer Park Institute)和 「佛足佛法中心」(Buddha Pāda)。由於內容豐富,我們將分兩上、下兩篇發出此特刊。上篇著重「鹿野學苑」和「佛足佛法中心」的活動近況。下篇我們會報導印度「社區衛生計畫」的展開和「光耀大覺寺」的項目進展,我們也邀請了兩位印度同修分享他們在「鹿野學苑」的親身經歷,以及介紹一部在「鹿野學苑」拍攝的電影。

上圖:彩虹中的鹿野學苑校園

「鹿野學苑」

—— 延續那爛陀精神

十五年前,仁波切為座落於印度北部喜瑪拉雅山麓小鎮比爾的「鹿野學苑」揭幕。如今,「鹿野學苑」已經發展成熟為一個全功能的學院,並一直秉持它的核心願景 —— 重現古印度那爛陀大學的精神。在那爛陀這所偉大的佛教大學的鼎盛時期,不僅所有佛教的傳承都得以研習和修行,其他學派的古印度哲學、藝術和科學也同樣盛行。

「鹿野學苑」主要是一所為在家人而設的學院,尤其是為印度民眾提供一個研習和探索佛教和其他同樣源自印度的傳統智慧的空間。「鹿野學苑」的課程(包括哲學、禪修、藝術和文化、古典語言、瑜伽和入世佛教等)提倡藉由聞、思、修三學獲得真實的理解和體證。近年來,在紮根於古典智慧傳統的肥沃土壤的同時,「鹿野學苑」也嘗試利用電影和其他藝術形式,賦予它的學術和禪修課程一種嶄新和現代的表達。

仁波切於2020年7月在鹿野學苑給予文殊菩薩的教法

2020年初,「鹿野學苑」礙於疫情而不得不暫時對外關閉。而在7月25日,仁波切卻出人意料地在「鹿野學苑」美麗的戶外講堂為大家帶來一場關於文殊菩薩的開示,並隨即為慶祝蔣揚欽哲旺波誕辰兩百週年而舉辦的「聖妙吉祥真實名經」全球持誦活動拉開序幕。這場即興的教學令大家精神為之一振。通過網絡直播收看的朋友還留意到,與以往仁波切開示座無虛席的場景截然不同,當天在場的聽眾僅有數頭埋頭吃草的山羊和一隻驢子 —— 大家不禁莞爾!點擊這裡重看開示直播視頻。

到九月,比爾疫情放緩,「鹿野學苑」謹慎地重新開放,到2021年十月,已舉辦了四十多個課程,在其美麗而寧靜的校園接待了八百多位學員。課程一如既往包羅萬有,除了其核心的佛學研習班和禪修班之外,還提供了由舞蹈到瑜伽、由寫作到電影拍攝、戲劇表演、由育兒到藝術治療和心理堅韌力等的課程和工作坊。雖然旅遊禁令和封城管制令國際學員的數目驟減,但來自當地社區和印度國內各地的學員,參與課程的投入程度卻明顯地加深了。我們將在下篇邀請兩位「鹿野學苑」的同修與我們分享他們的親身經歷。

「鹿野學苑」各類課程海報集錦

讓我們引用「鹿野學苑」已故資深導師、作家拉吉·拉瑪娜在學院開幕時所撰寫的這篇優美散文中的一段話作為本次報導的結語:「上師的慈愛令那爛陀精神重現於『鹿野學苑』,在宗薩欽哲仁波切的指導下,大眾可以直接地接觸這個獨特的傳承。他的願景是在此開啟一個可以自由對話的空間,讓人們能基於愛和慈悲進行辯論,讓理智和情感相融。」

點擊這裡閱讀拉吉的文章全文(英文)。

點擊這裡觀看「鹿野學苑」2021年宣傳短片。

當仁波切在2014年被問到有什麼是他希望能在印度見到的事情時,他回答說,希望印度能夠守護其佛教遺產,並希望對佛法的學習和修持能在印度真正興盛起來。

「佛足佛法中心」

——連接傳統與現代

在這個黑暗時代,我們不能失去光明——尤其是最重要的自明,即人人皆具、不假外求的俱生光明。除了三大啟明者——無垢光·龍欽冉江、悲智光·吉美林巴和正波·般若光——之外,還有誰能如此完美無瑕地為我們揭示、講述、闡釋和引見這個寶藏?

有福作為這些偉大光明上師的法座所在地,「佛足佛法中心」與有榮焉。時至今日,印度依然是此世間甚深智慧、光明和啟蒙的源頭。的確,單是現在稱作西孟加拉邦的地區就產生了其中一些最偉大的佛教大師,他們在這個世界上留下了足跡。在21世紀的現在,我們絕對不能和這個殊勝傳統與精神泉源失去聯繫。

—— 宗薩欽哲仁波切

在佛足佛法中心眺望提斯塔河谷

「佛足佛法中心」是悉達多本願會印度分會新近設立的協作中心,位處印度西孟加拉的卡林邦。在2020年三月開光之後,即遭遇印度實施全國封城,直到2021年二月才正式舉辦常規的課程。

佛足中心行政小組由阿旺丹增祖古帶領,在Suruchi Choksi、Reena Bauddha、帕香、迪旺的協助下,與悉達多本願會印度分會以及鹿野學苑的教職員緊密合作,在過去十個月舉辦了15個課程, 有逾二百人參加。活動內容多元化,包括舞蹈、藝術、戲劇表演、寫作、瑜伽、方志、佛教禪修和閉關等等。

阿旺祖古自幼便在喜馬偕爾邦的西姆拉跟隨上師怙主達龍哲珠仁波切修學佛法,他之後也在比爾的宗薩佛學院就讀。在此,他和大家分享過去一年在佛足中心的工作體驗。

2021年11月,阿旺祖古帶領了禪修和佛法入門的課程

 

「我在錫金甘托克有一間小寺廟,距離卡林邦大約三小時的車程。自從去年三月欽哲仁波切邀請我加入『佛足中心』之後,我大概有一半時間來這裡,另外一半時間留在我的寺廟」,阿旺祖古娓娓道來,「我在這裡的經驗非常美好,我從小在寺院環境裡長大,所以這裡的一切對我來說非常新鮮。我有機會接觸到許多對佛法感興趣的普通人,我聆聽他們的經歷、他們的人生故事,這很有趣,給我帶來新的啟發」。靦腆地笑了笑,祖古繼續說到:「我最大的挑戰是缺乏社交技巧,僧人通常比較害羞和內向,不太習慣和人交流。現在我已慢慢地適應過來。」

除了管理「佛足中心」和他的寺院,阿旺祖古亦領頭協調觸地計畫(Bhumisparsha)於2021年啟動的在全球種植八萬四千顆樹木的活動。你亦可能在仁波切的新片「尋找長著獠牙和髭鬚的她」中見過祖古的臉孔。

阿旺祖古在2021年9月16蓮師日,帶領佛足中心團隊圍繞中心種植了68顆樹

除了藏文和英文,祖古還操流利的尼泊爾話,因此他能與當地人自由溝通,因為當地人大多會講這三種語言之一。基於歷史原因,卡林邦的人口由多個喜馬拉雅山區的民族組成,包括藏人、尼泊爾人和不丹人。「佛足中心」的願景是在這位於古代絲路的重要地區恢復佛法的根源,佛教在此曾經如此繁榮興盛。而在並入西孟加拉邦後,卡林邦也順理成章的和孟加拉文化產生連結,眾所週知,孟加拉文化以其在藝術和文學領域的豐饒聞名。

「尼泊爾語菩提拜讚歌」音樂計畫恰好體現了這個特色。宗薩欽哲仁波切曾表示,希望米滂仁波切撰寫的《加持寶藏·釋迦牟尼佛成就法》能以「拜讚歌」(印度文:巴將/bhajans,是印度文化中社群共同以歌唱的方式禮拜和讚頌神靈的傳統。)口語風格譜以樂曲。受此啟發,在阿旺祖古和噶瑪拉嫫博士的帶領下,「尼泊爾語菩提拜讚歌」音樂計畫在2020年初誕生,為以尼泊爾語為母語的佛法修行人提供「拜讚歌」修持儀軌。第一首拜讚歌「瑪哈牟尼」由Deoashish Mothey作曲、Sumit Mukhia混音製作,他們二人皆是卡林邦本地人。填詞人Dipak Kumar Rai的靈感來自於《加持寶藏·釋迦牟尼佛成就法》。點擊這裡收聽「瑪哈牟尼」。

.

Sumit(左)和Deoashish(右)在「佛印中心」的臨時自助錄音室埋首音樂計畫

相較於十多間當地包括薩迦、寧瑪、噶舉和格魯派的佛教傳統寺院,「佛足佛法中心」是卡林邦的一張新臉孔。它吸引了不少當地居民前來探索,特別是年輕人。「年輕人很有藝術感、很有創意。這裡有很多獨立音樂和文學。由於該中心創辦人尼昌欽楚仁波切長期旅居日本,而中心歷時14年才最終落成,具有獨特的日式建築風格、現代感的設計,所以本地人稱之為『日本廟』。欽哲仁波切認為這很好,很有新鮮感」,悉達多本願會印度分會的董事帕香告訴我們,「和『鹿野學苑』以及如今熙熙攘攘的比爾有別,『佛足佛法中心』充滿襌蘊、更加寧靜、適合靜修。」

尊貴的薩迦法王寶金剛仁波切最近造訪了佛足佛法中心

在「佛足佛法中心」所處的喜瑪拉雅山區,雪巴、塔芒、廓爾喀、拉普查、西藏、不丹、錫金等民族數百年來忠實守護著這個智慧傳統。雖然在殖民地時代我們差點失去了這種緣結,但是這個珍貴的遺產依然在喜瑪拉雅山區人民的心中召喚著他們,從未衰退。看見我們有越來越多的年輕人追尋其生命的根源,讓人感到非常欣慰。

我們現代人甚至比以前更加需要這個古老的精神遺產。因此,在這個歷史時刻,「佛足佛法中心」發願提供設施與空間,作為探索並歡慶此精神遺產之用。與此智慧傳承不分離的佛足中心也將成為可供21世紀網民藉由音樂、藝術、詩歌、戲劇等各種方式與更寬廣世界接觸的空間。通過這一切努力,將能促使踏入佛足中心敞開大門的人們探索、發現並致力於喬達摩佛為我們指出的人類本具之善。

—— 宗薩欽哲仁波切

欽哲基金會祝各位新年快樂!

讓我們發願很快在印度重聚,一同歡慶太子悉達多、釋迦牟尼佛。

訪問「佛足佛法中心」的全新網頁,了解更多資訊。

閱讀仁波切在「佛足佛法中心」開光慶典的報導

 

其他訊息

憶念三寶成就法(中文共修即將於二月正式推出,時間為週日上午11點,每月兩次,Zoom鏈接與英文共修相同,敬請留意。請登記憶念三寶共修電郵通。)

隔星期進行的綠度母線上共修(英文和梵文唸誦,印度同修會同時獻上綠度 Charya 舞蹈供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