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哲聚焦

2020年11月

佛法教師培訓

喜馬拉雅學者在西方

 

「我的願景是建立設施和培養教師,以便在未來的一百年里,佛法仍能完整地保存下來。」 

—— 宗薩欽哲仁波切

為了培養21世紀及未來的合格佛法教師,我們需要同時培訓西方的老師和喜馬拉雅系學者。本期,我們將報道欽哲基金會所資助的,四位來自喜馬拉雅地區的傑出學者在西方的學習情況。他們分別是目前正在德國漢堡大學學習的索南嘉措和悉塔桑度,以及在美國那諾巴大學學習的吉美羅多和普布次仁。
圖片: 次仁(左邊)和吉美於博爾德市那諾巴主校園前

從不丹到德國

宗薩佛學院畢業生在漢堡大學深造

 

索南和悉塔均來自於東方的不丹王國。他們分別於2017和2018年加入德國漢堡大學亞非學院的印度和西藏研究系進行更深入的佛學研究。在此之前,兩位曾在位於印度北部炯達拉的宗薩欽哲確吉羅卓佛學院學習多年。 

索南於今年年初取得了他的文學碩士學位,現已順利開始他的博士學位課程,主要是從語言學和歷史學的角度研究佛教認識論。同時,應學系的邀請,精通中觀以及其他很多古典佛學論典的索南開始教授古典藏語。與此同時,為了提高自己的學術水平,他也在學習梵文和德文。於校園之外,他定期在漢堡的佛法中心給予佛法教導,他也為彌蘭王計畫提供教學與翻譯工作。彌蘭王計畫是由欽哲基金會發起的一項培訓西方佛法教師的計畫。 

索南告訴我們:「在傳統佛教寺院環境里浸潤長達十幾年後來到西方學術機構學習,在實際生活與知識環境方面對我來講都是個巨大改變,有時甚至是挑戰。我來自一個小村莊,在漢堡這樣的大城市裡不太容易找到方向。

通過由欽哲基金會發起的另一項計畫——彌蘭王計畫,我可以向西方佛法修持者教授一些重要的寺院課程。同時我有機會為漢堡的本覺佛學中心的朋友教授一些佛法的經典。我本人也因此可以延續自13年前起,在喜馬拉雅山區寺院裡開始的佛教文學和哲學的學習。」

悉塔較索南晚一年抵達漢堡。他目前正在撰寫他的文學碩士學位論文,其內容為研究札巴堅贊尊者 (1147 – 1216) 所著《遠離四種執著》的手稿以及翻譯該文本和其釋論。

照片(左):悉塔在漢堡,背景為漢堡市政廳,2019年3月。(右):索南在台灣參加彌蘭王計畫密集培訓,2020年3月。

 

漢堡大學亞非學院印度和西藏研究系的教授多傑旺楚博士是索南的博士課程導師。自索南和悉塔加入該系以來,他也一直給予他們指導。旺楚教授跟我們分享道:「首先,我要感謝欽哲基金會對於來自不同背景的學生提供支持,幫助他們在我系繼續深造學習。特別是幫助像索南和悉塔這樣從南亞佛教寺院裡來的學生,讓他們可以來到這裡和我一起學習。

總的來講,目前此類學生面臨的挑戰是需要更多的時間,特別是那些希望在其研究領域成為嚴謹學者的學生。比如,那些研究藏傳佛教的學生和學者如果連基本可用的梵文知識都沒有,比起那些具有此方面知識的學生來講,他們就比較不利。因此,我強烈建議他們去選修梵文課程。他們都聽了我的建議也還在學習梵文。同樣,在德國學習,如果因為不懂德語,從而無法使用對他們研究至關重要的二手資料,這對他們而言也是一個巨大的劣勢。因此我嘗試鼓勵他們也學習德文。他們也這樣做了。但是這一切都需要時間。想要取得良好的培訓和堅實的基礎,很不幸地,並無捷徑可尋。

他們面臨的另外一個挑戰是適應學術慣例,並始終如一地嚴格使用學術研究工具和方法。不過,我很有信心他們可以輕鬆地應對這些挑戰。

「再次感謝宗薩仁波切和欽哲基金會幫助我們『培養學者』」。

欽哲基金會與漢堡大學已經合作了10年。早在2011年1月,在欽哲基金會的資助下,旺楚教授在漢堡大學亞非學院印度和西藏研究系成立了「欽哲藏傳佛教文獻研究中心」,該中心致力於對西藏文獻(特別是佛學文獻)進行學術研究。

從印度到美國
在博爾德市那諾巴大學的僧侶學者
—— 作者朱迪斯·辛默·布朗博士和卡塞爾·格羅斯

 

今年一月初,兩位可愛的年輕僧侶——來自印度北部炯達拉的宗薩欽哲確吉羅卓佛學院的普布次仁和來自札西炯(距離炯達拉不遠)的吉美羅多——來到博爾德市,在那諾巴大學上課。他們以訪問學者的身份來到那諾巴大學,體驗在美國如何用英語教授佛法,並且與美國的大學生直接交流。儘管遭遇此次始料未及的疫情,次仁和吉美在美國的學習和生活都進展順利,他們現正在那諾巴大學教職員的全力支持下,準備申請哈佛大學神學院何鴻毅家族基金會獎學金。以下是他們的故事。

次仁和吉美在那諾巴雪獅學生宿舍安頓好後就開始研究他們將會選擇哪些課程。在試聽了三門課後,他們決定把三門課都選上:一門以阿毗達摩為初步重點的的佛學院風格的課程,一門關於二轉法輪(菩薩道和中道)的課程,和一門關於慈愛空間覺知的課程。

第一門課程與他們在印度的學習類似,但更強調禪修練習和阿毗達摩對修行者的相關性。第二門課程以印度大乘傳統為基礎,側重於在藏地佛教傳統為基礎教授的佛經和釋論。儘管次仁和吉美對這兩門課的主題非常熟悉,但他們覺得課程對修行、個人經驗和歷史背景的重視非常引人入勝。他們也對西方學生的學習方式和所提的問題感到好奇。

第三門課程「慈愛」是以那諾巴創始人邱陽創巴仁波切的傳法為基礎,將金剛乘介紹給對藏傳佛教不甚瞭解的西方聽眾。這項訓練是那諾巴的基礎課,針對心理學、教育、藝術和佛教研究開發了多種版本,每種版本對曼陀羅原理有不同的側重。除了閱讀外,學生還在五個不同的房間里進行單獨的姿勢練習,每個房間的顏色、形狀和照明分別適合於曼陀羅的五個點。在房間里的姿勢練習能確保教材能以體驗的方式教授,強調煩惱和五方佛的智慧維度。僧侶發現參與關於情緒和日常生活的討論使他們體會到美國大學生的心理狀況。隨著學期的進行,他們的參與度越來越高,讓他們的同學欣喜不已。

次仁和吉美每周都會跟他們的英語老師卡塞爾·格羅斯學習,卡塞爾曾在宗薩佛學院任教。由於她也是一位長期的佛法修行者,而且最初是創巴仁波切的學生,在他們的要求下,他們開始閱讀創巴仁波切《珍寶》一書的第一卷,這是創巴仁波切為西方學生而設的許多修行課程中的小乘教學。儘管他們的英文很好,但總還有很多要學,尤其是寫作方面。卡塞爾說 :「對於這兩位從印度來到博爾德想要瞭解西方,聰明的藏族年輕人來說,一切進展得相當順利。他們很快就能理解要旨。一天次仁說:‘你知道,當人們談論他們的‘問題(英文:issues)’時,我們真的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現在僅僅幾個月後,他們對同學所糾結的個人及社會‘問題’有了很深刻的理解和敏感度。」

他們立即購買了公交通行卡,開了銀行賬戶,並在附近一家雜貨店找到了大多數他們所需的食物。很快他們在一家印度雜貨店找到很難買到的香料。他們的第一次出遊,是由吉美的一位基督徒室友帶他們去了丹佛的一座教堂。兩位不丹的訪問教授帶他們去了香巴拉山中心參觀法身大佛塔。他們的室友還帶他們去落基山脈遠足,去丹佛考察城市,並一起在博爾德周邊騎自行車。在學生社區中,他們與同學一起參加了學習小組,室友們高興能吃到他們做的咖喱飯。

次仁和吉美喜歡騎著自行車探索博爾德街區

修行方面,他們在藏歷新年參加了博爾德香巴拉中心的活動,並參與了在那諾巴的大手印儀軌藏歷新年盛宴,與其他參加者一起持誦,就像他們已經做了很多年一樣。卡塞爾說:「吉美後來告訴我,他訓練有素,即使不知道自己在讀什麼,也能全心全意地持誦。」他們上了一個有關慈悲的週末課程,探索藏傳佛教、禪宗、淨土宗的慈悲修行,對與同學們進行有組織的對話會以及學習在指導下的慈悲修行,他們都很感興趣。

當疫情爆發後,那諾巴大學將所有課程轉為線上,次仁和吉美馬上就進入每周很多小時線上課程的新常規。儘管他們想親自見到自己的同學,但他們還是與室友一起留在雪獅宿舍,很快學會「社交距離」並帶著口罩去購物。他們和家人保持聯繫,讓家人知道他們安全和健康。由於科羅拉多州政府要求關閉所有設施,他們也很想念圖書館和校園。然而他們很高興有機會做整早的修習,並說僧侶在疫情期間閉關是很自然的。他們在那諾巴的教授朱迪斯·辛默·布朗博士每周與他們會面幾次,討論他們的學習和問題。她觀察到「次仁和吉美是如此的精神抖擻和聰明,他們對於在印度如何在佛學院以及向居士教授佛法有了新的想法。他們很快地融入了那諾巴社區,並在疫情期間順利地過渡。」  

他們的夏季計劃也因疫情而被中斷。他們沒有參觀各個閉關場所,而是進行了在線閉關,包括竹慶本樂仁波切在尼塔薩研究所的課程和朱迪利夫的寶藏閉關。六月份,一位前甘波修道院的僧侶洛登尼瑪從香巴拉山中心來到博爾德,親自為他們講解了創巴仁波切的香巴拉訓練教法和禪修方法,他們非常喜歡,認為這些教法非常有力量。他們說他們之前可以閱讀創巴仁波切香巴拉書籍中的文字,但現在他們明白了其中的含義,並認為這些教法對亞洲和西方的僧侶、居士都適用。

次仁和吉美意識到,無論在世界任何地方都需要隔離,他們覺得博爾德和科羅拉多州是很美麗的地方,在這裡隔離也很愉快。他們尤其喜歡沿著博爾德小溪,在附近街區,和城市邊緣的岩層中徒步和騎自行車。

有關次仁和吉美的近況

次仁和吉美在那諾巴大學繼續兩個春季課程的學習,由於新冠疫情防疫的要求,學習以面授課程及線上學習相結合的形式進行。他們正在學習「初轉法輪」的內容,這是一個基於上座部佛教經典教義的研究生研討課程,學習的重點有關佛陀的生平,四聖諦,業、因和果,以及早期僧侶們所創作的詩歌。

他們所學習的第二門課程叫做「正念溝通」,強調宗教療癒的技能與靈性關懷。雖然這兩門課對他們都頗具吸引力,但第二門課程中所強調的佛教僧侶在心理療癒方面的技巧訓練,令他們印象尤為深刻。他們學習如何傾聽同學們的挑戰,倆倆分享或在小組中分享自己內心的脆弱。他們從中所得到的啓示是,原來深入內心的傾聽與分享具有這樣的療癒效力。基於這些體驗,他們對僧侶或牧師的工作藝術產生了濃厚的興趣,當中包括神職人員或僧侶的療癒咨詢,衝突調解,小組促進,西方式風格的佛法教學等。吉美注意到,瞭解了這些訊息,將會使得與那些遭受痛苦的人相處變得容易許多。而次仁也說:「回首人生,我知道過去所走過的路,就是為了讓自己準備從事這種類型的工作」。

由於次仁和吉美對神學碩士課程產生了新的興趣,他們決定申請哈佛大學神學院何鴻毅家族基金會的獎學金,該獎學金專門針對亞洲佛教徒,以培訓他們更好地為家鄉社區提供服務。正如該項獎學金計畫的捐贈指南中所申明的,這項競爭激烈的獎學金項目,旨在資助在哈佛大學為期一年的學習,「以幫助學員從國際視野提升對佛教的認識」。因此,次仁和吉美現在正在準備十二月中旬的托福閱讀、寫作和聽力理解的考試,他們得到了他們的英語老師,同時也是外語課程教授的卡塞爾·格羅斯在閱讀及寫作方面的深入輔導及支持。那諾巴大學的教職員工則為他們在準備哈佛的申請書中闡明申請目的提供了幫助。兩個學生都覺得申請的過程強化了他們英語的能力,也加深了他們對西方學術與佛教文化的理解,並進一步完善了他們對自身未來職業興趣的探索。

與此同時,他們也參加了各種在線培訓、線上會議及禪修項目,包括由邱陽創巴仁波切所設計的、旨在幫助西方聽眾瞭解禪修的週末課程。儘管疫情肆虐,但他們的學習生活依舊十分繁忙、並且也非常投入。幾個月過去了,次仁和吉美通過與朋友及同學們就個人禪修體驗所進行的交流,建立了更為深入的聯結與相互理解,這充分展現了他們每一天學習所獲得的豐富收穫。

其他訊息

瞭解彌蘭王計畫,一個為期十年的西方現代佛學院

重溫影片:與達斯夫人學習「將21世紀的方法帶入寺院課堂」

已故的卡洛琳‧坎喬羅(Carolyn Kanjoro)所著,欽哲基金會首屆兒童圖書獎作品 Sit with Me(英文書)已公開發售。

觀看仁波切近期開示:「當代佛教對神話、語言、全球化和社會價值的看法」,11月25日,台北